張集強-重建百年大巴剎

 

 

上圖為太平巴剎拍攝於落成後的舊照片,外貌與現況(左圖)並無多大分別。

  前翻閱報紙地方版,驚見“州政府點頭發展/百年巴剎命運敲定”大標題。對太平人而言,這項發展計劃已不是新鮮事,早在七八年前就已傳出太平市政局有意將座落於市中心的大巴剎拆除,並將其周邊環境重新整頓,成為太平的旅遊新據點。此計劃曝光後,馬上成為市民談論的焦點,當時因大部份市民反對拆除,故而暫緩實行。此次由於州務大臣到訪,明確指定了太平巴剎的未來發展方向:在兩年內將兩座巴剎拆除重建,改為多用途市場(komplex pasaraya)。換句話說,原有的百年構造將拆除,再按照其樣式重新建造,而其功能將參考吉隆坡中央藝術坊,並綜合檳城及馬六甲大巴剎的形式,以“配合太平保留太平歷史古城的風格和特色”。個人以為,太平市早期為英殖民政府在霹靂的行政首府,其地位足以跟馬來西亞其他早期城市並列為重要歷史城市。然而州政府在思考發展太平的觀光事業時,竟忽略了太平本身的歷史及城市特性,反倒要參考吉隆坡、檳城及馬六甲等地來重建大巴剎,實令人莞爾。

  況且,在從事古蹟修復工作的經驗中,從未見過將古蹟完全拆除後再重新仿造,以保留其特色之案例。在古蹟修復的爭議當中,最常見的就是:要“修舊如新”還是“修舊如舊”(中國著名古蹟保存學者阮儀三教授則稱為“修舊如故”)?所謂“修舊如新”,即參考其最早建造的文獻資料、舊照片及現場痕跡調查,將它修整成原來剛興建落成時的“新”樣貌;而“修舊如舊”或“修舊如故”,則是以古蹟現狀保存的方向,僅針對一些惡性破壞進行局部整修,保留古蹟的“舊”味道。然而,跟上述兩種古蹟修復的方針比較之下,州政府欲將此棟老巴剎“拆除重建”的做法,可謂多此一舉。

  猶記得當年提論文題目時,曾一度想要以太平市為研究對象之一,便找了一些關於太平發展歷史的資料。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幀拍攝於興建後不久的太平巴剎舊照片,發現這棟巴剎在經歷一百年後,仍沒有什麼大改變,而且依然在使用當中,每天負責供應大部份太平市民充足的食物,說是百年活古蹟也不為過。

太平市區空照圖(約拍攝於1970年代),從照片中可看出,太平巴剎位於市正中心,貫穿多條主要道路,為明顯的太平市地標。(照片提供:李永球)

  太平巴剎座落的位置正是太平市的正中心點,從都市規劃的手法來看,此連貫三大街道,即明律(Main Road)、古打律(Kota Road)及戲院街(Jalan Panggong Wayang)的超大跨度的市場設計,無疑是打算將這市場當做太平市的經濟重心。而事實上,太平巴剎自興建迄今的百多年時光歲月中,一直都扮演著太平市、乃至北霹靂農產物流中心的角色。尤其在太平人心目中,可說是孕育太平市成長的搖籃,有著幾個世代市民成長的共同回憶。

  巴剎一共可分成5座不同時期興建的建築物,從明律開始依序為魚市場、水果市場(共用一棟)、豬肉市場(增建),跨過古打律後為熟食市場(俗稱Siang Malam,增建)、批發菜市場及牛羊肉市場(共用一棟),以及鄰近戲院街的馬來市場(Pasar Melayu)。最早建立的市場是魚市場及水果市場(1884年),以及菜市場與牛羊肉市場(1885年),其餘則分別興建於不同年份。而這兩座最早期的市場,樣式幾乎一模一樣,分別據於古打律南北側相對;兩棟市場面向古打律的一側,許多年前(即豬肉市場及熟食市場未增建前)實為開放式的廣場,當時除了有小攤販在此以扁擔販賣麵食外,尚有人力車伕等候乘客搭乘。每天清晨4時開始,整個市場周邊因為前來買賣的人潮而顯現生氣勃勃,太平市每天的活力就在這裡展開。

  如前所述,太平巴剎始建於1884年,這年正是馬來半島殖民城市的發展關鍵年份:吉隆坡在參政司瑞天咸(F.A.Swettenham)主導下,開始了大規劃的市街改造計劃,1884年至1887間,在市區範圍內興建了超過500棟磚造街屋,免除了火患及水患之憂。而與吉隆坡在同時期發展的太平市,亦同時大規劃興建了許多磚造街屋。從文獻史料看來,太平市在1884年取代江沙,成為霹靂州英殖民政府機關設置的所在地,至於太平的發展究竟是哪一位殖民官員主導?答案是著手開發吉隆坡的同一人,瑞天咸是也!究竟瑞天咸如何能將精力同時貫注於兩大城市的發展計劃?此乃由於當時霹靂州參政司休羅(Hugh Low)因病休假返回英國,瑞天咸被殖民政府任命卸下雪蘭莪的發展職務,前往霹靂擔任代理參政司,處理該州之發展事務。瑞天咸1884年3月抵達霹靂之後,便開始將他在吉隆坡的發展經驗運用在開發江沙及太平上。

  在休羅完成的初步建設基礎下,瑞天咸開始在太平市區內興建許多公共建築,其中包括多棟官員宿舍及政府機關。在市區建設方面,他在市中心興建兩棟大規模市場,以供市民使用。這些基礎建設,後來直接刺激了太平市的商業發展,許多磚造街屋從這時候開始,如雨後春筍般建立於太平市區。瑞天咸在擔任代理參政司不到兩年的時間,落實了許多開發建設,使休羅在1886年返回崗位時,看到太平的景象與他休假前完全不同,而感到萬分驚訝,同時也對瑞天咸行事的魄力感到贊賞不已。

巴剎構造採用模矩的形式組裝,為19世紀工程技術成熟之表現,幾乎所有構造都可以單獨拆卸維修,再安裝回去,因此在維護工程上可謂相當方便。

  至於瑞天咸找誰來規劃太平市區道路及設計市場等建築,則有待進一步的文獻考察研究來確認。若以1884年的建築水準看來,在當時興建的太平大巴剎是一項十分非凡的工程計劃,在保留了122年以後,仍完整無損的在使用當中,可見當時的構造技術已達一定的水準。據了解,若將太平巴剎與目前馬來半島,甚至檳城、馬六甲及新加坡等城市早期興建的市場比較,此棟木構造巴剎乃是最大規模,同時也是最早興建、保留最完整的老巴剎。吉隆坡舊市場已於上世紀30年代拆除,重新建造成現在的中央藝術坊;而新加坡的老巴剎則興建於1894年,現保存其硬體,內部則改為美食中心;至於檳城的社尾萬山,則於2004年12月正式拆除。

  太平市政局在幾年前,將城市的形象重新塑造成“文化資產城市”(Bandar Warisan),在旅遊手冊中也大量介紹太平市中保存的30多項全馬第一的地標。如今百年老巴剎竟以“拆除重建”為指定方針,與當初塑造“文化資產城市”的願景對照,真讓人感到矛盾。

  太平既然擁有多項全馬第一的殊榮,實應好好將這些“第一”保存下來,以這些文化景觀為旅遊號召,促進市區旅遊的發展,而非本末倒置地將原來的特色拆除,再參考他州的古蹟仿造一番。若真如此,遊客何必千里迢迢前來太平觀賞一棟複製品?太平巴剎在使用122年之後,仍然屹立不搖,即便是巴剎裡的攤販,有者已經歷了數代傳承,這些有形無形的文化資產,理應得到更多的保護,而非將之拆除。希望文化部能盡速將這些獨一無二的文化資產,指定成國定古蹟,再以古蹟修復的標準來規劃該市場的未來發展,讓這棟屬於全民的歷史文化資產得以完善保存下來。 

 
上圖為魚市場及水果市場的屋頂構造、右圖為雞牛羊市場之屋頂構造。從兩張照片比較,可看出兩棟巴剎的構造各有特色:後者則採用孤形木構造,無天花板;前者則為斜撐,通氣屋頂設有天花板。值得注意的是,兩棟建築在通風採光的設計上都考量非常周到。

星洲廣場‧作者:星洲日報/街巷語絲.張集強.05/03/2006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